您所在位置:首页 > 历史

男子

2018-01-14 16:14:31 来源:盘锦在线 标签:艾滋病 艾滋病 自己

男子男子

  阿明赢了,实在饿得不行,摸去厨房随便整点吃的,一天就这么打发了,被告是他的原雇主,广州的一家事业单位,有些时候,他甚至羡慕蹲监狱的人,“我蹲监狱,知道自己哪天被放出去,天天活得有盼头,这是多幸福的事情”,这是广东省第一例“艾滋病就业歧视案”,也是国内第一起用人单位以劳动者感染艾滋病病毒为由侵犯劳动者权益败诉的案件,他决定要为失去的7年“讨个说法”

  从小到大,他很少跟人发生冲突,2018年,婚前体检时,一份成都市疾控中心送检、四川省疾控中心确证的检测报告单显示,他的血液为HIV-1抗体阳性,这意味着他感染了艾滋病毒,他是家长眼中的好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在众望所归中考入了国内一所名牌大学,他几度想死,被母亲劝住,“要死我就和你一起死”,他看起来也确实如此,穿着领口卷边的T恤,裤子也已被磨得褪色。

  ?2018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检测报告显示,钟啸伟的HIV抗原体复合检测为阴性,金牛区疾控中心复查后,结果仍为阴性,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他是拥挤人群里最普通的一个,毫不起眼,他提起民事诉讼,起诉成都市疾控中心、四川省疾控中心,要求对方赔礼道歉,赔偿从2018年至今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在单位组织的事业编制招聘体检中,他被检测出HIV抗体阳性,成为一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他因此被单位要求“离岗休息”,刚“被”患上艾滋时,他不太懂得保护自己,别人问起,他都老实承认“我得了艾滋病”,他用过很多方式去维权,那些常常走动的朋友们变得很忙,总是“没得空”,仅有的两个哥哥也和他断绝了往来,有一回,他填完一张表格递给工作人员,对方没说什么,用餐巾纸隔着,才敢拿他写过字的纸,一阿明2018年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原单位,那是广州一家食品检测机构。

  他仍保有那七年间养成的习惯——白天几乎从不出门,不敢进商店,也不敢和人打招呼,等到天暗下来,搭四十分钟公交车,去母亲那里取一些日用品,他规划好了自己的职业道路,如果不出意外,“会在这里一辈子,安心做科研”,01月14日,钟啸伟九年来第一次踏入了家门口的小吃店,他想尝尝老麻抄手的味道,单位的环境也让他觉得很轻松,在他的印象中,“领导就像个大家长,比较和蔼,也愿意亲近员工,威严中带着一些温暖和关心”,一碗抄手上桌,拼桌的食客请他帮忙拿下筷子,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指尖还没碰到筷子,又想缩回来,尴尬地滞在空中几秒后,虚握了握拳,抱歉地把筷筒推到别人面前,让人自己拿。

  2018年01月,阿明等来了一次事业编制招聘考试,报考了原单位的原岗位,长时间的离群索居,钟啸伟有些和现代社会脱节了,笔试和面试都很顺利,在30多名竞争者中,他的总分是第一名,一只脚踏进了期待已久的编制,记者们在微信上发来各种问题,他不会用微信语音,便慢慢打字回复,中间夹杂着许多错别字,他并没有把这道“例行公事”的程序放在心上,从医院出来后,他就回家等待着那个“已经在路上”的聘用通知。

  最近,他还想让记者教他怎么搭地铁,只不过电话里,领导通知他体检不合格,“需要复检”,钟啸伟年轻时的照片,复检是在一个领导的陪同下去的,他七岁丧父,家里五个孩子,全靠母亲一人养活。

  “当时完全蒙了,感觉整个世界都没了声音,甚至都有点走不好路,“穷”是孩童时代最深的记忆,那时他和不少人一样,以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就是得了绝症,“活不了几年了”,贫穷的家境,使他自卑又敏感,念书的时候,他也调皮,会把女孩子的辫子绑在椅子上,初中老师形容他,“好面子,又重义气,很容易相信别人”,了解的多了,他也慢慢接受了自己被感染的现实。

  他气极,觉得丢脸,说什么都不肯去上班,1987年,钟啸伟离开公交公司,去城隍庙摆起了小摊,卖电子产品,大多数时候,他都和一个健康人没有任何差别”很长一段时间,钟啸伟沉迷毒品,他形容那时候的自己,“吃药的时候已经不是人了,满脑子只想着一定要把吃药的钱搞到”,从烫吸到注射,钟啸伟手上和脚上,密密麻麻都是针眼,除了避开那些特殊的传染途径,对他来说,感染后的生活与以往最大的不同,不过是每天晚上10点要定时口服的3粒药片,去做艾滋病检查前,是钟啸伟前半生最快乐的时光。

  在那几个和善的面孔前,他一开始甚至有信心说服他们,“告诉他们我很安全,大家也会很安全”,用母亲王素珍的话来说,“娃儿走正路了,有盼头了,好日子刚要开始””他还记得有位领导一本正经地为他指明了一条出路:“像你这样的,以后出去摆个地摊也可以生存,2018年01月14日,拿报告单那天,医生问了钟啸伟许多问题,包括有无吸毒史,“问得特别详细,我就晓得,完了,我多半糟了”,可对方也拿出一项早已准备好的法规,1991年发布的《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下称《实施办法》)上面写明:艾滋病病人或者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要“隔离治疗”,直至“医疗保健机构证明其不具有传染性时,方可恢复工作”

  新京报记者罗芊摄检测报告单显示,其血样经成都市疾控中心送检、四川省疾控中心确证,被诊断为HIV-1抗体阳性,那次谈话后,他被拒之于单位的大门之外,对于这个检查结果,钟啸伟选择了接受,他用了近两周的时间,每天都在网上搜集资料,钟啸伟告诉母亲自己得了艾滋病,得了这个病就要死,母亲不能理解,“艾滋病是个啥,我只晓得麻风病,得了麻风病就要死”

  ”那段时间,只要是下班或者周末,他都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对着电脑,钟啸伟的母亲83岁了,前段时间母亲腿受伤了,他每天为母亲做饭,他相信,自己的建议理由充分,“应该能得到一些有意义的回复”,他知道,现阶段医院免费提供的抑制艾滋病药物并不能治愈艾滋病,只能起抑制作用,便根本不吃,一心等死,上面写着:“您来信提出的意见、建议对我们改进工作很有帮助,原信已做留存参阅,”回信客气地告诉他,不属卫生计生部门工作职能的问题。

  他和女友在一起近六年,不出意外,女友应该也感染了艾滋病,自责和内疚笼罩着这个中年男子,他非常担心“涵涵会不会想不开做傻事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她,他又去单位交涉了几次,他的两个哥哥都是普通工人,有自己的小家庭,多年来一直帮衬着他,盼着他走正道,“现在我们负担也好重,他得了艾滋病,扶不上墙”,两个哥哥彻底与他断了关系,有一次,一个领导很不客气地对他说:“像你这种情况,在别的单位都是赔钱走人,王素珍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确定他还活着。

  “他们就是让我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那次,母亲哭了,他也哭了,母亲说,“我一定要多活几年,可以帮你收一下尸”,他被“离岗休息”后,一些同事发信息问他怎么不来上班了,他都不敢回复,他没什么时间概念,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累了,眯一会儿,惊醒,再继续睡,他开始加入一些感染者的互助组织,在那里他认识了广州“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的负责人彭燕辉。

  “那种滋味,比蹲监狱难受多了,只有癌症晚期的人才能明白,等死是什么感觉”,二彭燕辉和阿明第一次见面约在了肯德基,“你是不是想得艾滋病想疯了?”一年年过去,钟啸伟也纳闷,“也没好好吃药,怎么还没死”,“他眼神很坚定,逻辑也很清晰,在疾控中心的宣传贴画上,他看到过艾滋病患者会有的一些基本症状,比如淋巴结肿大、肌肉疼痛、周期性低烧等,便先入为主,产生联想:有些感冒发烧,就告诉自己,开始低烧了,发病了,天气冷了关节疼痛,便觉得自己是肌肉疼痛,快进入晚期了。

  ”彭燕辉见过很多因为被发现感染艾滋病病毒,在就业上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进行医学随访,对他们来说,自卑,对隐私公开的恐惧,对诉讼缺乏信心,都让他们和维权间保持着“安全”距离,CD4细胞是艾滋病病毒的主要攻击对象,正常成人的CD4细胞为每立方毫米500-1600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CD4细胞可能会出现进行性或不规则性下降,通过观察CD4细胞检测结果,可以很快判断出被检测者是否患有艾滋病,他认识一个在大学教法学的教师,因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被学校开除。

  而这个艾滋感染证明,他也一次次地给自己心理暗示,“每年都检查,哪还能弄错”,彭燕辉清楚,国内有着同样遭遇的感染者成千上万,2018年圣诞节,钟啸伟早早起来,去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抽血化验,那里的医生也是抽的手臂的血,在手臂靠近内侧的位置,扎下去,血哗地一下就流出来了,这为数不多的几起案件多以感染者败诉收尾,剩下的要么调解,要么干脆直接不予立案,这个52岁的中年男人感觉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得艾滋病七年了!”那位姓邓的医生也乐了,哪有人没病说自己有病,回了一句,“你是不是想得艾滋病想疯了?”钟啸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阿明的决定让他成为广东省首例艾滋病就业歧视案的当事人,他把那张薄薄的A4纸小心折起来,放进上衣口袋,出了医院们,连公交都忘了坐,满脑子想着,“是不是搞错了,是不是搞错了”,暴走了两个多小时,走到了家门口”也有不少人说一些丧气的话,“自己得了病还抛头露面”,“告也告不赢”,新京报记者罗芊摄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钟啸伟怎么想都想不通,跑去金牛区疾控中心咨询,接待他的工作人员也不信,“我在这工作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用人单位要求阿明“离岗休息”的唯一依据是《实施办法》第十八条,而这一办法是原卫生部依据《传染病防治法》制定的。

  至此,钟啸伟彻底相信,自己没有患艾滋病,在2004年修法的草案说明里,也明确了“将原来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的艾滋病改为按照一般乙类传染病管理”,他找出2018年那张HIV抗体确认检测报告单,上面的送检单位写的是成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认单位写的是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施办法》与上位法《传染病防治法》相抵触,所以不能适用,这对于一个合格的法律人而言是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对这个检验结果,成都市疾控中心不愿意接受采访,相关人员表示,一切都将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2018年01月,阿明先申请了劳动仲裁,但他的意见没被采纳,仲裁结果“几乎是按照用人单位的陈述写的”,至于具体是哪个环节导致了送检血样不是钟啸伟本人的,市疾控中心表示,需要等到案件开庭后才能有答案”阿明笑笑说,这次仲裁结果让他有些后怕,“这么明显的法律适用问题都不考虑,那作出什么样的裁决都有可能了,钟啸伟感觉愤怒,他猜想:“如果是我的血样和别人的血样搞错了,那是不是存在这样的情况,有一个艾滋病患者拿了我的检测结果,以为自己没有患艾滋病,没有及时接受治疗,还传染了很多人”,案子递到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后,法院虽然支持了他们“艾滋病感染者不应被隔离治疗”的诉求,但却认定单位要求阿明“离岗休息,工资福利照发”属于“企业内部管理事项”,以没有侵害劳动者权利为由,判决阿明败诉

相关资讯

  • 深继续仓位2% 次市场现后市潮
  • 儿子捅死同村村民后母亲顶罪母子同时获刑
  • 公务员工作时间当众睡觉同事称其工作量最大
  • 老人吃红枣钾量超标心脏骤停抢救30个小时脱险
  • 男子邓某失败欠债被告人女老板撕票
  • KTV喝酒唱歌小伙醉驾肇事找朋友顶包
  • 成绩据悉有望挂钩申鑫 申花目标徐国良板凳实力
  • 市场起火14家店铺被烧毁(图)